關於部落格
啊就又要搬家了,天空的小編啊~我真的努力過了,但天空的環境真的很糟。
多肉的新文章之後都會在估狗部落發表。
大家不嫌棄的話就請移駕唄。↓
https://succ-ulent.blogspot.tw/

同人相關↓
http://kanko.pixnet.net/blog
  • 488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容疑者-室井慎次-野口江里子的日記翻譯















感謝朝風(灣岸廣場)的犧牲奉獻......m(_ _)m

撇除沒講到室井的日記內容如下...




昭和58年(1983)9月23日(金曜日)
(最後的一小部份...)
每天中午只吃給妹妹做便當剩下的材料還有合作社買的便宜麵包,
為了怕引起同學的注意與詢問,
就一個人躲到操場旁邊吃飯,
就在那裡遇到一個有點特別的男同學!
老是皺著眉頭,看起來總是一副不高興的臉,
看起來應該是二年級或是三年級的學長吧,
總是一邊看書一邊吃著麵包,
奇怪的是,就算這麼冷,他也穿著短袖。



昭和58年(1983)9月26日(金曜日)
(也是最後的一小部份...)
又看到了那個人,哎呀,他的麵包袋子被風吹跑了!那個人拼命地拼命地在追趕。
因為實在是太拼命了,讓我不自覺地盯著他看。
啊,跟他的眼神對上了!有點可怕呀~~~~~~



昭和58年(1983)9月27日(金曜日)
(也還是最後的一小部份...)
和他說話了!
跟他說『穿短袖不冷嗎?』
那個人很認真地回答『不會,因為我是秋田出身的。』 
還和他走了一段路,
路上正想著該跟他講什麼話的時候,他突然不見了!
他回來時手上拿著罐裝熱咖啡,
交給我時說『那裡很冷』。
講完後就自己一個人快步走去圖書館了。



昭和58年(1983)9月28日(水曜日)
(也只是一部份...)
本來一直想著要還他昨天咖啡的錢,但是打工延遲了,沒有辦法去操場那邊。
結果在打工結束,準備回去的時候,那個人出現了!他問我急著走嗎?
我說還好,我們兩個就在學生餐廳裡喝著紙杯裝的咖啡。
剛坐下來不久,那個人的朋友來打招呼,我也終於知道他的名字『ムロイさん』。
那個人說自己叫做「ムロイです」,我也回答「野口です」。
雖說是一起喝了咖啡,但是他也只問了我,是學生嗎?
是仙台人嗎?之類的問題,我也只有回答這些問題而已。
今天因為沒有時間買麵包,肚子真是餓壞了,雖然我拼命壓抑不讓肚子咕咕作響,
但好像還是響了一下呀,我想一定被他聽到了。
啊~~真是難為情呀~~~。



昭和58年(1983)10月1日(土曜日)
連續下兩天的雨終於停了,到操場那邊去,室井樣在那裡。
他會不會是在等我啊。
但是因為地面還很濕,我們就還是去學生食堂吃飯。
就算在食堂裡,室井樣也還是啃著麵包。
他可能很喜歡吃麵包吧。
室井樣一直讀著看起來很艱深的書。
他也說了,28日的模擬法庭,在大二學生當中,只有一個人參加。
所以,他現在好像在研讀隱私法判決相關的書籍。
雖然有人說,東北大學的學生要比別的大學生認真,不過自從開始打工以來,
不是如此的人也看了很多。
但是,室井樣真的是很努力向學。
跟他一起在食堂待了滿長一段時間,但是室井樣都在讀他的書,我也在讀我的「ねむれ巴里」。
因為在看書的時候,一直想著該跟他多說些什麼吧,沒有辦法專心看書。
今天睡覺前,把同樣的地方再看一次吧!



昭和58年(1983)10月2日(日曜日)
把「ねむれ巴里」讀完了。
因為中途停了好幾次,花了不少時間呢。
每個人從別人身上所感覺到、以及所思考的,有這麼多不同呀。
就算是喜歡上了,那個『喜歡』也不是都一樣的囉?
正因為喜歡,所以更會懷疑。因為喜歡,所以憎恨。
是這樣的嗎?嗯,真難了解。
和瞳﹙高中同學﹚一起去看電影,在東寶電影院看了《Outsider》。
其實已經看第二次了。湯姆克魯斯真是太帥了!
但是,瞳說她比較喜歡麥特迪倫呢。
室井樣也會去看電影嗎。
過一陣子,有好幾部熱門電影要上映了,像是《Flash Dance閃舞》還有《南極物語》。
室井樣會看哪一部電影呢?
雖然想要問問他,可是不管是要看哪一部,一直到模擬法庭結束前,他一定都會很忙吧。



昭和58年(1983)10月3日(月曜日)
和室井樣在學生食堂一邊喝咖啡,一邊看書。他跟我說,妳把「ねむれ巴里」看完啦。
他真的有在看我讀的是什麼書耶。
我也有記室井樣讀的書的書名,但是因為太深太難了,已經忘記了。
嗯……
關於室井樣的話題,一下就沒有好寫的了。
對了,今天他終於穿長袖來了。終於換衣服啦。
嗯,還有……他問了我奇怪的問題:『妳是長女嗎?』,我回答:『是啊』,他說『這樣啊』。
就這樣,結束。
室井樣這樣講話的方式,會被貴子﹙和江里子一起打工的同事﹚唸說『這樣一下話題就結束了啦!』



昭和58年(1983)10月6日(木曜日)
因為星期四下午沒有課,室井樣找我一起去咖啡店。
我們兩個人就一起騎著腳踏車,到中央街那裡。



咖啡店在地下室,店名叫『仏蘭世』﹙法蘭西≒法國﹚。
店裡氣氛沉穩,給人的感覺很好。
雖然是這樣啦,但是比起在操場或是在學生餐廳,反而讓我感到緊張。
我們隔著桌子面對面坐著,距離好近。
不自覺地就會在意杯子碰撞的聲音等等。


但是,我們還是老樣子地各看各的書,讓我有點洩氣。


結果這次讓他請客了。
啊,這樣說起來,第一次讓他請的罐裝咖啡,我還沒有還他錢耶。




昭和58年(1983)10月7日(金曜日)
今天也去了『仏蘭世』。
因為星期五的中午要準備模擬法庭而開會,沒有辦法到學生餐廳吃飯,
所以就以放學後到『仏蘭世』來代替。
此外,還有下午沒課的星期四下午,其他天我們就約中午在學生餐廳見面。


這樣什麼都決定得好好的,總覺得有點怪怪的。雖然這樣也不錯啦,嗯~。


『就這樣做可以嗎?』、『好啊』,
總是這樣的簡短對話就決定好了,之後才會覺得,雖然約好要見面,但好像沒有心動的感覺。
像是打工在決定輪值班表時一樣呢。
反倒是看著他翻著書頁的樣子,還比較有心動的感覺呢。我是不是怪怪的呀。
不過這樣也不錯啦﹙笑﹚。


打工時看到學生們為了準備校慶,都很忙的樣子。
果然和高中時的校慶完全不同呢。


向室井樣問了校慶的事,他說他沒有什麼活動。
他連社團都沒有參加呢。
但是,因為有在練柔道,所以偶爾會參加柔道社的練習。
關於柔道我是一竅不通,如果是網球之類的話,我起碼還可以請室井樣教教我呢。
瞳打電話來,邀我去參加她們學校的校慶。



昭和58年(1983)10月11日(火曜日)
星期一能和室井樣碰面的時間不長。
因為午休結束後那堂課的教室離餐廳很遠。
而他上課是絕絕對對不遲到的。


今天是星期二,本來應該沒什麼問題的,但是因為前一節課晚下課,所以就遲了。
雖然我也有打工的班表,但還是得調整一下時間,


上課真的是很重要沒錯,但如果總是要我配合,感覺有點討厭呢。



昭和58年(1983)10月12日(水曜日)
里見和貴子問我『妳和那個人在交往嗎?』


這樣就算是在交往嗎?
我跟他到現在沒說什麼特別的話,他也什麼都沒跟我說呀。


就算和他在一起,我們也只是在讀各自的書而已。
室井樣在因為擔心上課會遲到所以先走時、還有因為上課而遲到時,他會跟我說抱歉,
但是比起他的道歉,我希望他能夠更……。


對了,室井樣連我的電話號碼都不知道。


但是關於他的事情,我所知道的也很少啊。
他是東北大學二年級的學生,預定要進入法學部,秋田出身,有一個妹妹,
上課絕對不遲到,喜歡きりたんぽ火鍋,說話帶一點點東北口音,喝咖啡時要加牛奶。
就只有這些呢。



昭和58年(1983)10月13日(木曜日)
因為昨天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今天和室井樣見面時,連話都沒辦法好好說呢。



昭和58年(1983)10月14日(金曜日)
我先到了『仏蘭世』。
本來還以為我昨天的態度那麼奇怪,他應該不會來了吧,但是他來了。
雖然還是老樣子地在看書,但是,起碼我問了他血型是什麼,是A型喔。



昭和58年(1983)10月15日(土曜日)
不管是什麼話題,都希望能和他多說些話,所以就跟他提起搬家的事。


一開始這個話題,就講了一大堆呢。
說了媽媽生病的事、想上大學卻沒有辦法的事、還說到了美幸和浩介﹙江里子的弟妹﹚。


他很認真地聽我說話。
沉默一會兒後,他說「還是跟妳父親談談吧」。
雖然只有這樣的回答,但是能夠把這些說給他聽,總覺得心裡輕鬆多了。


在聽我說話的時候,室井樣把他在讀的書攤開反過來擺在桌上。
在我說話時,他絕對不去碰書。
這是我今天突然發現的。


那本書在今天攤開的那一頁上有了個痕跡。
就算他在家裡,看到這個摺痕,也會想起我吧。



昭和58年(1983)10月17日(月曜日)
因為搬家的事,美幸和爸爸吵架了。
爸爸最近似乎是累壞了呢。
啊……。
今天和室井樣從學生餐廳出來時,被貴子和里見看到了。
雖然她們裝做一副沒看到的樣子,但是一定注意到了!
明天打工的時候,又要被他們說了呢。
就算我想含糊地帶過去,可能反倒奇怪呢。
但是,我沒有辦法像貴子那樣主動提起這個話題。


但是,這樣也好。
之前她問我跟室井樣是不是在交往,我回答,大概是吧,這下我也沒辦法否定了吧。


啊,不行不行。
東想西想這些多餘的事,明天態度馬上就會變得怪怪的啦。



昭和58年(1983)10月21日(金曜日)
今天室井樣沒有辦法到『仏蘭世』跟我碰面。
雖然之前就聽他說過了,但是他今天還特地到合作社來跟我說。
又是因為模擬法庭的事情。
因為這樣,被貴子逮到機會捉弄我似地說『你們感情很好嘛』。



昭和58年(1983)10月31日(月曜日)
睽違一周,終於和室井樣見面了。
模擬法庭也平安結束了,再來會比較有空閒吧。
我把寫了我家住址和電話號碼的卡片交給他,他把卡片收在手帳的封套裡。


雖然是隔了一個星期,但也沒什麼變化。
雖然一起打工的同事笑著說『久違了呢』。


那個人、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是怎麼想的呢?
跟我見面,會覺得高興、愉快嗎?就算是仔細觀察他的表情,也看不出個所以然。
希望他能跟我說說他的感覺啊。



昭和58年(1983)11月1日(火曜日)
去逛街了。
因為剛領了打工的薪水,比起平常,錢包裡的錢要多了些呢。


一開始先到三越百貨去。
雖然在化妝品區繞來繞去地,但總覺得不好意思跟店員說話,就連聽到店員說「歡迎光臨」,
都假裝沒聽到。


再來去了藤崎、心想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鼓起勇氣跟店員攀談。


店員非常親切、一邊幫我化妝、一邊給我各種建議。
被稱讚皮膚很漂亮、讓我很高興呢。
我說希望能讓眼睛看起來更有神,馬上就得到許多建議。


現在我眼前排了好幾樣化妝品。
化妝品﹙的包裝﹚真漂亮呢。
光是這樣排著就覺得很滿足了。



昭和58年(1983)11月6日(日曜日)
在東北大學校園跟瞳、還有另外三個朋友會合。
大家都是很好的人呢。但是,心裡還是感覺『是瞳的朋友』呢。
很難說得上是我自己的朋友。雖然想要配合她們的話題,但是這樣勉強的自己似乎有點虛偽。


有這樣想法的我、大概真的是個性暗沉吧。


但也拜她們所賜,在帶她們校園內四處逛逛的時候,
看到了頭上綁著小毛巾、和烤雞肉串格鬥的室井樣!雖然沒有跟他打招呼就是。



昭和58年(1983)11月8日(火曜日)
午休時,提起勇氣問了室井樣。
「我總是希望能配合別人、一直在想有什麼適當的話題以及意見,那麼,室井樣就算和別人不一樣,也不會在意嗎?」


聽我這麼一問,室井樣回答說
「雖然不會故意與眾不同,但也不會為了撫平這個『不同』,而去勉強自己。」


是很有勇氣的回答呢。


雖然當時很想這麼跟他說,但是說不出口。
所以在快要下課時,我就到腳踏車停放處那裡,找到室井樣的腳踏車,在那裡等他出來。


上完課出來的室井樣看到我,嚇了一跳,雖然旁邊還有別人,
但是我不想一直覺得自己『有話說不出來』,所以就拿出勇氣,把話告訴他。


「我覺得江里子這樣努力想和別人好好相處的心情,也是很有勇氣的想法」,
他這樣跟我說,而我之前都沒有這樣想過呢。


而且……,大概,這是他第一次稱呼我為『江里子』吧。



昭和58年(1983)11月15日(火曜日)
中午到學生餐廳,看到室井樣在和女同學說話。
聽說是同個高中的同學。很漂亮的人呢。名字叫做『滝口』小姐。
因為東北大學的女學生很少,像她這樣的應該很受到歡迎吧。


結果一直到午休結束,滝口小姐都一直在場。



昭和58年(1983)11月16日(水曜日)
今日滝口小姐也來了,就一起吃飯。室井樣對此也什麼都沒說。


他跟滝口小姐說話時,比起平常,秋田口音更重呢。



昭和58年(1983)11月24日(木曜日)
去了『仏蘭世』。
跟他說「這兩天工作很忙,所以沒有辦法到學生餐廳了喔」這樣的藉口,
但是他也只回了聲「這樣啊」。



昭和59年(1984)4月24日(火曜日)
今天第一次聽室井樣說起他未來的目標。
將來要參加國家公務員上級甲種考試,進入警察廳任職。


說起『警察』,我只有巡邏員警的印象,到底是怎麼樣的工作呢?
我問了他,他就在筆記本上畫起警察組織圖,一邊幫我說明。


室井樣一定是從還在家鄉秋田的時候,就有這樣的理想。
所以才會想努力考進東北大學,拼命用功,並且進入法學部。
也因為這樣,從去年開始他就參加模擬判決法庭,並且提早選修大三、大四的課程。
真的是逐夢踏實的人生。


腦海裡一直盤旋著室井樣畫的組織圖。
他是不是已經規劃好要如何攀上組織的頂端呢?


啊~、想東想西的,讓我思考混亂起來。


但是,這樣一來,他將來不會在仙台任職吧。
雖然我不太願意考慮到這個問題……


室井樣待在仙台的日子,只剩下兩年的時間……




=====================================================================
目前只到這邊,雖然野口江里子還發表了許多篇,
但是要朝歌小姐全部翻譯出來實在不太人道...
再礙於本人的日文很爛...
所以還是不敢公佈............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